<center id="bnmhs"></center>
<code id="bnmhs"><menu id="bnmhs"><optgroup id="bnmhs"></optgroup></menu></code>
<label id="bnmhs"><option id="bnmhs"><var id="bnmhs"></var></option></label>

  • <code id="bnmhs"><menu id="bnmhs"><track id="bnmhs"></track></menu></code><strike id="bnmhs"><sup id="bnmhs"></sup></strike>
  • <center id="bnmhs"></center>
    <progress id="bnmhs"><del id="bnmhs"></del></progress><code id="bnmhs"><small id="bnmhs"></small></code>

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活动报道
    吴大观:航空人的精神丰碑

    【发表时间】 2009-08-19

      今年3月,我国航空发动机之父,优秀的爱国知识分子,品德高尚、报国有成的党员专家吴大观同志,带着对祖国航空发动机事业的无限眷恋,离开了我们。

      1916年,吴老出生于江苏镇江一个普通家庭,1942年毕业于西南联大航空系,后来到美国研修航空发动机。1948年,报国无门的吴老在党的召唤下参加了革命。解放后,他是重工业部第一任航空工业筹备组组长;他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五、第六、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      吴老的一生,朴实无华,平淡无奇,对党、对国家“极心无二虑”,对事业、对人民“尽公不顾私”。在他逝去后,更见他平凡中闪烁着伟大;仔细回味时,更感到他的精神放射着光芒。他是航空工业一面高扬的旗帜、一座精神的丰碑。

      吴老一生理想崇高、信念坚定、爱党爱国,把对党最真切、最朴实的感情融入到自己毕生的事业中。

      他60年笔耕不辍,56本日记篇篇厚重沉实,字字刚劲饱满,写尽了对党的无限忠诚、对事业的无限热爱、对祖国的无限深情。他在迎接解放的日子里写道:“历史已经证明,只有共产党才能洗雪国耻,才能救中国。”当他走出“牛棚”,有人置疑他的遭遇有悖于他回国的初衷时,他写道:“当年放弃国外优越的条件回到祖国,这是我的荣耀,投奔共产党,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!” 在航空工业发展遇到低潮时,他写道:“我坚信,只有共产党才能振兴中国航空工业!”

      吴老一生忧国思进,走过了“爱国就要救国、爱国就要报国、爱国就要强国”的世纪人生。在日本侵略者飞机的狂轰滥炸中,他猛然醒悟,没有航空的强大就没有祖国的强大,因而愤然转学航空专业。大学毕业时国破业衰,同学们纷纷改行,他却初衷不改,义无反顾地来到贵州深山中旧中国唯一的航空发动机厂,践行他航空救国的理想。当许多达官显要为避战火而出国时,他却为求知而冒死飞越“驼峰航线”,学成之后迅即回到苦难深重的祖国,用青春书写他航空报国的理想。解放前夕,当许多旧知识分子还在犹豫彷徨时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,从此把自己的生命同新中国的航空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一生心无旁骛,不敢有丝毫懈怠,奉献了他航空强国梦想中所能奉献的一切。

      航空救国、航空报国、航空强国——构成了吴老清晰的人生轨迹。

      吴老一生与航空发动机相伴相随,航空发动机构成了他生命的全部,甚至胜过了他的生命。

      他60年如一日地忘我工作,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。紧张的工作是他最大的幸福,攻关的胜利是他最大的快乐,研制出高性能航空发动机是他最大的心愿。在创业阶段,他带领着他的团队明志、立命、拓荒,主持了共和国早期几乎所有航空发动机型号的研制,奠定了这一事业的基础。在起步阶段,他高度重视自主创新,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在核心技术领域,一个伟大而自尊的民族绝不能幻想别人的恩赐,自主创新之路,注定是一条艰辛之路,但更是一条希望之路!”在他精力鼎盛之时,“文革”的迫害使他的左眼完全失明,但在他的感受中,“文革”对他最大的打击不是屈辱,不是伤痛,而是停止了他的科研工作;恢复自由后,他从没有为自己鸣过冤、叫过屈,却时常为延误了航空事业而痛心疾首。他离开一线以后,每天仍照常上班,收集资料、分析研究、建言献策,66岁后还发表专业论文60多篇,88岁高龄时学会了上网查询资料,直到临终前病危入院,才被迫搁下了手中的笔。

      吴老为党的航空发动机事业穷尽了一生,他日思夜想的是:“什么时候拿出我们的产品来献给党?!”今年7月2日,中共中央组织部追授吴大观同志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光荣称号。吴老一生奉献给党的最可贵的“产品”,正是他的无限忠诚。

      吴老一生苛求自己只为回馈社会,倾其所有只为报效祖国。

      他艰苦朴素,衣服缝缝补补,三餐粗茶淡饭。但生活上的极度节俭却是为了更多的付出。他一生交纳的党费和各种捐款超过30万元,占他全部工资收入的1/3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一个普通人的月工资只有二三十元。作为二级专家,吴老的工资标准是273元。他十分不安,多次打报告要求降低工资,始终未获批准。从1963年起,他每月主动多缴100元党费。即使在“文革”中遭到非难,平反后他依旧拿出补发工资的2/3补交了党费。即使后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他的工资只相当于社会中下等水平,但他依然如故。从1994年起,他每年额外多缴纳党费四五千元,从未间断。临终遗嘱中他最看重的,仍是用积攒的10万元钱交纳最后一次党费。当别人问他为什么坚持多交纳党费长达几十年时,他回答道,建国初期国家一穷二白,而自己的工资高,理应多缴党费。改革开放前,是为了支持航空工业建设,满足国防急需;改革开放后,国内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,也应该多交党费;进入新世纪,国家长足发展,但仍然底子薄、科技落后,必须继续艰苦奋斗。他心中挚爱的只有党,只有伟大的祖国。他多缴纳的不仅仅是党费,而是一个大孝之子对母亲的敬爱,一个拳拳赤子对祖国的真情。

      他总觉得自己贡献的太少,国家给予的太多,健在时不仅主动放弃了许多本该享有的待遇,弥留之际还谆谆告诫家人身后不要给组织添麻烦。他作为总设计师三十余载,既是高级专家又是领导,还高度近视,但他出差时从不要特殊照顾,始终和普通设计员们同吃、同住、同行,他说要把节省的旅差费,用在科研任务的急需上。在他晚年时,组织提出要整理出版他的书籍,他不同意,他说要把节省下来的出版费,用在航空事业的急需上。即使面对死亡,吴老也依然心中无我。今年病重住院,当他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后,他拒绝一切贵重药物治疗,他说要把节省下来的医药费,用在其他病人的急需上。他的捐赠是为了报国,他的节省同样是为了报国。这就是吴老在点滴之处折射出的报国情怀。

      吴老毕生恪守“要做大事,不做大官”的价值观。他的人生追求,就是为国产飞机装上强劲的“中国心”。他胸怀全局、潜心事业、铺就天梯、报国有成。

      在常人看来,吴老不是高官、不是院士,甚至也没有“叫得硬”的奖项。但他的伟大和贡献与这些全无关系。他的伟大在于他选择了伟大的事业,在于他选择了最难攀登的路径。航空工业被誉为工业领域的“皇冠”,航空发动机则被公认为“皇冠”上的“明珠”。吴老在中国航空发动机事业的一张白纸上,穷其一生,在寂寞中开拓,在坚韧中前行。他创建了新中国第一家航空发动机研究所,组建了新中国第一支航空发动机专业研究队伍;他创建了我国航空史上第一个发动机试验基地,至今仍为世界一流、亚洲第一;他创建了我国第一个航空发动机产业基地,用国产发动机把新中国第一架喷气歼击教练机送上了蓝天。他主持完成了改革开放前新中国第一个对外重大技术合作项目,其成果至今为国防建设所倚重;他以73岁的高龄,历时六年,主持完成了我国第一部航空发动机研制国家军用标准的编撰工作,使研制工作从此有章可循。

      他的贡献在于提携后人,桃李遍天下,他是院士的启蒙者,是获奖者的恩师,他甘愿用生命为后来者铺就天梯。他的贡献还在于,用坚持和操守去传承,使我们今天拥有了一支以航空报国为己任的40万产业大军;拥有了从建国之初的一穷二白到现在体系完备的民族航空工业,并跻身于少数几个能自主研发先进航空发动机的大国行列;实现了在赶超世界航空强者的拼搏中,从“望尘莫及”到“望其项背”的跨越。他为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规划了高远的未来,根植了报国的信念,铸就了强国的灵魂。他是当之无愧的“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”。

      燃尽生命为报国,铁血丹心铸航空。

      今天,人们欣喜地看到,装备了强劲“中国心”的战鹰,正在祖国的蓝天白云之上雄视四方;强大的人民空军,已经为共和国筑就了空中钢铁长城;40万航空人正秉承吴老和他那一代人的报国志向,阔步奋进在建设航空工业强国的伟大征程中……

      吴大观——一生无悔,精神大观。

      作者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、副总经理 谭瑞松
       

    打印】 【关闭窗口】  
    北京赛车开户登录_北京赛车开户登录|官网_首页